当前位置:首页 > 主题活动 > 教育资讯

你很优秀,你能接受平凡的孩子吗?



我们学员家长中,不乏自己就是老师,但是孩子成绩却不怎么样的人。

其中一个家长,就谈到日常:“每次我辅导他作业,都感觉要疯了,怎么连这么简单问题都不会,教几遍也听不进去,我自己以前成绩一向很好的,没想到儿子这么笨!”

小摩老师从这个家长的抱怨中隐约感受到,孩子的压力很大:
第一他妈妈以前是学霸,
第二他妈妈是老师,
第三他妈妈经常以自己是老师和自己以前是学霸的身份来压他。
然后就被压得麻木了。
小摩老师觉得,这是个挺有意思的事情,似乎大部分优秀的父母,都有一个平凡的孩子。
且不论后天的成就,我们先看看一生下来就决定的一些要素,例如外貌。从下图可见,林青霞的女儿,就不如她自己好看。
似乎不管从外表身高、运动能力还是到学业水平,父辈的水平越高,他们孩子的成就即使比常人高一些,离他们的父辈还是会相去甚远……
这里可以举世界级的球星约翰·克鲁伊夫的例子,他夺过9次荷甲联赛冠军、1次西甲联赛冠军,1次欧洲优胜者杯冠军,曾获世界最佳球员称号。
后来,他的儿子约尔迪·克鲁伊夫受爸爸影响,成为了一名足球选手。但是但几场比赛踢下来,他很快就令观众失望了。
他的资质平平,在队中作用一般,荷兰队状态也不佳,先是闷平苏格兰,然后他和Bergkamp各进一球,2:0胜了瑞士,但随后1:4大败于东道主英格兰,侥幸小组出线后就点球输给法国而卷铺盖回家了。
2年后的1998法国世界杯上,他连国家队都没进。
为什么是父子母女,却相差这么多呢?这种现象在统计学里叫做“均值回归”。
举个简单的例子:
除掉运动、营养等后天因素,纯从遗传学上来讲,孩子的身高水平不会简单的是父母身高的平均。如果父母身高比较高,远大于均值,那么孩子身高将会往均值回归,也就是说要打个折扣,这个折扣系数是2/3。
类推到考试水平上:
1)如果父母都是清北毕业的,比平均值高出3个标准差(偏离平均值的单位),那平均来说,孩子只能考上比均值高出2个标准差的985。(3个标准差乘以2/3=2个标准差。
2)如果父母都是985,比平均值高出两个标准差,那么孩子平均来说会上较好的一本,大概是211。
3)如果父母都是一本,比平均值高出一个标准差,那么孩子只会比均值高出0.67(2/3)个标准差,平均来说,一本毕业的夫妻的孩子会上比较好的二本和稍微差一些的一本。
那么,优秀的家长家长是否更难接受孩子的平凡?
我想是的。因为一个孩子出生时,是一张白纸,所以更能放大父母的期待。而优秀的家长更加期待,毕竟自己这么优秀,基因也不会差到哪儿去。
2019年上半年的时候,有一个高学历家庭的故事,非常火。
妈妈是985硕士,爸爸是985博士,但是让全家人头痛的是,孩子却是个“学渣”。
怀孕的时候,妈妈做了详尽的计划,工作3个月就请假,期间从来不出门吃,每天的计划就是健康饮食晒晒太阳。
孩子健康地出生了。不过快乐的时光没有过多久,一家人很快发现,孩子在学习上非常吃力。
孩子的爸妈认真分析每一篇语文课文,刷奥数题,一般的鸡兔同笼、抽屉原理、数论、古诗、语法,两位家长摸得门清,两位家长双双考取了高中的教师资格证。
可是,即便这样,孩子的成绩依然不太好,而且因为爸妈天天给他开小灶,在童年就过上了“程序员生活”,孩子的户外活动时间不足,免疫力下降,经常感冒发烧,在四年级就戴上了近视眼镜。
好在孩子爸妈最终被知识分子的理性唤醒,再没有逼孩子学习。因为他们孩子懂事、乖巧,在班级中很有人缘,为什么要用成绩来评判一个孩子呢?
每个家长在拼命“鸡娃” 的时候,也要有点数据概念,更要有点平常心。
对学习兴趣不大、成绩也一直很一般的“普娃”,最好的策略,并非是鞭策他和那些“牛娃”在一条跑道竞争,而是“差异化生存”。
一开始就“不瞎折腾”,因材施教,培养一技之长,甚至做一个有技术的蓝领,没准还比从三本毕业在办公室做一个月入4K的白领更强。
在知乎上还看到一条高赞答复。
匿名用户
11,404 人赞同了该回答
娃爹:数竞集训队,高二确定保送
 我:高考理科大省排名前十
 女儿:中等生。我觉得算中等生里的战斗机了,但还是中等生。
我们对女儿,说起来就像前面很多回答:健康就好,快乐就好,等等。
开始我诚恳觉得我真的这么想,后来发现还是不够。
毕竟说说容易。
四年级的时候女儿在班里大概十几到二十几名晃,确定无疑中等生。因为要小升初嘛,想着多少学点奥数吧,我自己教。结果,天天吼。
我觉得太简单、太理所当然的点,她就是不会,或者她错一次,再错一次,再错一次,还是会错……错四五次我觉得:这是态度问题!于是就吼。
后来我娘看不下去,站出来吼:你们是生得好!不是每个人都有你们的运气!
我娘三十多年教龄的小学老师,吼功比我强。
我识时务,怂得快,这段前后也就一个多月吧,回想起来还好,回头得快。我放弃,送她去学而思,之后我老老实实坐在教室后面听课,听老师怎么讲课。
回家再和娃爹一起开会讨论:第一步 ,我们先各自做题,对比我们的思路,看谁的更优,对,我们两个人如果上来直接开会就会直接掐思路,所以我们先得各自理智地表达自己;第二步,我们讨论怎么拆分这个思路让女儿理解;第三步,我们还得讨论怎么能让女儿以后都能自然而然想到这个思路。以上,经常还得准备套备份思路,让女儿自己选择哪个对她来说更容易。
我老公开玩笑,说给女儿做道题死的脑细胞比发篇顶级多多了。
难的其实不是接受,我女儿三岁我就知道她不如我小时候聪明了,我娘说的。毕竟她见的孩子多了去了,直接告诉我大概是中等,顶多偏上一点点。
我觉得完全无所谓啊。
我觉得康庄大道在那里,我肯定能领她走上去,走慢点不要紧,只要认真努力,走还是能走的。
后来发现这也是不够的。
真正要接受的是:我眼里的康庄大道,她连入口都找不到,我拖着她到入口,她还是看不到——这个事实。接受她确实不能像我一样思考,即使我告诉她思路什么样,她还是做不到这个事实。
直到我终于明白,我不能拖着她走我的路,我得站到她的立场,她的角度,为她找一条适合她的路出来,那样才行。
这个过程大概花了半年,之后就很顺利了。
女儿现在有自己一套思路,成绩也稳定了,最让我欣喜的是,她找到了学习的乐趣。
因材施教四个字,我从小学就认识,但真正的含义,还得女儿教会我。
看到这个故事,我回忆起来,我也并非从小就是学霸:在初二前,我数学不好,计算能力也很差,也和花生一样,漏乘系数,忘记变号,比他还不如。
那我是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学霸的呢?是我妈妈认为我是个平凡的孩子开始的。
妈妈是北京理工大学的天才,每次数学考卷都被老师贴到墙上当标准答案,所以她很自然地期待我也会是个理工奇才,但是现实一次次粉碎了她的期望,直到她认为我就是个“普娃”,也就顺其自然了。
自从没了家长的期待和压力,我的成绩反而慢慢变好了,虽然也没能成为一个天才,但终究没变成一个蠢材。
认清到孩子是个平庸的人不容易,毕竟每个当爹妈的,都担心不能发挥出孩子的潜能——
万一娃明明是块清北的料,却被我的“佛系”耽误了咋办?如果我和孩子拼命努力,即使考不到清北考上个浙大也行啊。
能认识到孩子平凡,不仅需要科学精神,还需要理性。而理性这种东西,可能是做上爹妈后我们最稀缺的吧?

关键词:摩英教育、数据、鸡娃


Copyright © 2020 上海摩英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09072203号-2

技术支持:沈阳云端科技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