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主题活动 > 教育资讯

  什么时候能开学,成了家长心里目前最大的指望。

  拿北京来说,好不容易等到了通知,结果还是在家上网课。摩英很多学员妈妈们表示:孩子再在家待着,家长真是要“疯”了。

  前段时间,为了给孩子辅导作业,上海一位妈妈气得跳河:

  即便在命悬一线的时刻,妈妈还在赌气,和消防员说:“不要救我,我真的太累了。”

  我真的太累了……说出了多少陪读家长的心声啊!

  每每鼓起勇气顺顺气默念三遍“亲生的”,又重新坐到孩子身边看他写作业,结果不出5分钟,又是新一轮的天雷地火。

  于是,辅导作业这事儿,家长一着急一上火,很可能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:

  一吼娃,娃一害怕,大脑一片空白,就总是答错,

  一答错,爹妈又是一通吼……

  这么循环下去,辅导作业就从提高成绩变成了相互折磨、相看两厌,更有甚者,闹出人命。

  养孩子要讲科学讲方法,辅导作业也有门道,不要“你觉得”,也不要“我觉得”,而要科学养娃!

  希望看完文章后,每个父母都至少能明确一点:学习这件事,不是你坐孩子旁边,多砸时间盯着他写作业、帮着对答案、费很多唾沫讲好几遍题就能保证效率的。

  服下这颗续命丹,我们再上路——

  一位编辑部同事的孩子一年级,同事说:

  “每次我看孩子写作业,他写错的地方我指出来,教他一遍,再让他自己改,可仅仅隔了两天,做题时再遇到相同知识点,他又是一问三不知了。看动画片的记性倒是贼好,一到学习记忆超不过7秒,也就比鱼强点。”

  不长记性、教了就忘,绝对是家长辅导作业的情绪“引爆点”之一。

  研究表明,(家长)稍微把对孩子学习内容的反馈延迟一段时间,产生的长期学习效果会比立刻反馈更好。说白了,就是不要一看到孩子写错就纠错,不急着教,孩子更能长记性。

  其实这与心理学/教育学上的间隔效应(Spaced Repetition)有关,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Andrew C.Butler和耶鲁大学Henry L.Roediger两位心理及脑科学教授就做过相关的实验。

  他们找到48名华盛顿大学本科生参与测试,测试材料和问题来源于GRE、托福和SAT学习指南里挑选出的12篇文章。每篇文章约280-300个词,分为四段。测试时,每篇文章的呈现时间为50秒。

  他们将这些学生分成四组,分别是:

  (1)无测试小组:只需要读完文章即可

  (2)有测试无反馈小组:读完文章会做测试,但并不知道对错

  (3)立即反馈小组:做完题立即给出判定,指出正确答案,然后做下一题

  (4)延迟反馈小组:做完所有的题,经历10分钟干扰后,再给出正确答案

  第二天,对这些参与者再次进行测验,测试包含48道题。结果发现:

  学习后立即进行测验,学生记住的内容更多。测验后给出反馈更能增强记忆,而延迟反馈比立即反馈产生的长期效果更好(但这种差别并不大)。

  总结来说就是,论学习效果,学习后不测验<测验后不反馈<测验后即时反馈<测验后延迟反馈。

  于是,两个教授又设计了一个实验,和第一次实验基本一样,只不过反馈的时间从立刻/10分钟推迟到1天,再次测试的时间也从一天后推到了一周后。

  结果发现,延迟反馈的优越性被放大了:得到延迟反馈的那部分学生,学习效果要要远远好于其他几组。

  类似的结果,在Henry L.Roediger教授主导的“开卷考试和闭卷考试”的测验中,也得到了验证。

  他们从华盛顿大学招募到36名受试者,阅读材料是6篇文章,每篇约1000字。

  受试者被分成两组:

  开卷组,就是可以一边在文章中寻找答案一边答题,相当于及时反馈;

  闭卷组,看完文章后再正常答题。其中一部分闭卷组的人在测试完可以再次查看文章,并对他们的测试答案进行评分,以此来获得反馈。

  测试分为两轮,第一轮是立即测试,第二轮是一周后测试。

  结果发现,闭卷测试并在测试后得到反馈的一组,在一周后成绩反而有所上升。

  对此,两位教授的解释是,延迟反馈实际上通过拉开时间间隔增加重复学习次数,所以长期记忆效果更佳;而即时反馈,其实更像是一次性进行大量学习,短期记忆效果好,但是长期记忆效果就不如延迟反馈的情况下好。

  这个结论可以延伸到孩子写作业时,如果家长一直在旁边,随时等着纠正他的错,这种立即反馈模式相当于让孩子少了一次重复学习的机会。

  这种方式下学习,并不利于新学习的知识形成长期记忆。而等孩子学完一部分内容后,隔一段时间再给他总结反馈,相当于孩子学了两次,加深了印象,自然能学得更好。

  在实操过程中,家长应该让孩子写完所有作业再一齐反馈,而且,在孩子写完作业后,可以让他干点别的(玩一会儿,休息一会儿,或者上上别的学科的网课……),间隔个半小时左右再反馈,效果更好。

  在疫情期间,孩子不上学,如果老师远程布置作业,就让白天孩子自己在家学习,把所有作业都写完,晚上你回家后可以再帮他统一检查订正,这样既省力气,避免持续的血压升高,也能让孩子的学习效果更好。

  除此以外,全程一秒不差地盯着孩子写作业,还会造成他注意力分散和极大的心理压力。

  陪读,不等于盯读。陪读是督促,盯读是打扰。换位思考一下,要是上班的时候老板一直坐在你后面的位置监视你,你能觉得自在?

  很多育儿博主都会强调:“学习路上,不要指望孩子自觉。”这话是没错,但过犹不及,全程一秒不差地“凝视”孩子写作业,孩子简直如“上刑”。

  之前有个关于“你喜欢爸爸妈妈辅导你的作业吗?”的话题街采,小学生纷纷表示自己写更舒服,爸爸妈妈盯着自己,总是怕自己会写错:

  “总感觉有人盯着你,你想跳过这道题,做下一道题,他们就会唠唠叨叨:‘按顺序做啊,你动笔啊’。”

  一旦你的注意力都放到孩子身上,孩子也就没法集中注意力了。

  “坐好了,看你坐没个坐相!”

  “你快写啊,在犹豫什么?”

  “这道题很难吗?不准跳过,自己再读一遍题。”

  这几句话下来,孩子的脑子基本一片空白了。

  看看这个爸爸辅导孩子写作业时,发生了什么?

  “这边写6。”

  “别吼我了。”

  “不吼你,写6。”

  “宝贝会写会写!”孩子担忧地看着爸爸。

  刚刚写完6,立即自己给自己鼓掌。

  可是写完9可以分成3和6,遇到9可以分成6和几时,孩子又卡壳了。

  爸爸的嗓门刚提高一点儿,孩子立即放下笔,拍着爸爸的胳膊说“没事没事”,随后尴尬地自己鼓起掌来。

  发现没有,当家长着急孩子怎么还学不会时,孩子最关注的家长的情绪,每写一笔心里都在画问号:“我这么写,爸妈会不会生气?”

  这注意力,完全不在学习上啊!

  不仅如此,当父母紧盯着孩子的作业,还亦步亦趋地指出孩子错误,甚至大加批评时,孩子可能会真的瞬间变傻。

  不是吓唬大家,这和我们的大脑运作机制有关系。心理学上把大脑分作三层:本能脑(Survival State),处理应激反应,有呆板、冲动、偏执的特点;情感脑(Emotional State),处理情绪,有“趋利避害”的特性;理智脑(Executive State),负责高级思维活动,比如逻辑思维。

  当孩子学习的时候,很明显用的是理性脑。但人类的情绪脑发育大大快于理智脑,对小孩子来说,情绪一上来了,理智脑根本就管不住。脑子里知识点都被冻住,孩子就剩下害怕了。

  更严重的是,如果你在辅导作业的过程中一直给孩子纠正这纠正那,唠唠叨叨甚至大发脾气,孩子很可能会为了自我保护,产生比如“顶嘴”,或者干脆摔笔“罢工”等等攻击性的行为,这个时候,也就是启动了本能脑。

  一旦情绪脑和本能脑同时启动,基本就没有理智脑什么事儿了,这时人就跟一颗大白菜一样!

  你让一颗大白菜学习加减乘除,就真的是异想天开了!

  所以,放过自己也放过孩子,大家好才是真的好,少点“横眉竖眼”的指指点点,陪读就安安静静等孩子把作业写完,自己少生气多冷静,孩子的连贯性思维也不会被打断,你后续讲题的时候孩子也能乐意听。

  说了这么多,其实还是教育里一个“收”与“放”的平衡问题。目光全部聚集到孩子身上,反而禁锢了孩子的自主性和独立性。

  所以,综合上面的研究,辅导孩子作业的正确打开方式是:

  ❶孩子写作业一定要有反馈,让孩子知道自己写错了还是对了,正确的答案是什么。

  ❷与其坐在孩子身边,累死累活地一道题一道题地给即时反馈,不如等孩子写完全部作业再反馈。做完作业和反馈中间,最好能间隔一段时间,让孩子利用这段时间休息、玩耍、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。

  ❸不要全程死盯孩子,给孩子一个私人空间和一个连贯的思考时间。


关键词:摩英教育,科学研究,学习


Copyright © 2020 上海摩英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沪ICP备09072203号-2

技术支持:沈阳云端科技有限公司